2009-07-25  1,250 评论

《明天会更好》的来历

 

 

★创作背景★
1984年非洲衣索比亚发生饥荒,为援助饥民,美国歌手以稍早英国群星合唱的Do They Know It's Christmas公益单曲为蓝本,组成USA For Africa、推出合唱歌曲We Are The World,专辑版税捐作赈灾用途,回响极为热烈,并募得钜款,流风所及,世界各地多有仿效者。

1985恰逢台湾光复(结束日本殖民统治)40周年,1986年则是「世界和平年」,「明天会更好」的创作初衷即是模仿We Are The World「群星为公益而唱」的形式,呼应世界和平年的主题、并纪念台湾光复40周年.

「明天会更好」邀集的华人歌手跨越不同地域、不同唱片公司,打破了签约的限制。专辑制作单位以「明天基金会筹备会」的名义,邀集台湾当时最知名的唱片公司,包括飞碟、喜玛拉雅、新格、歌林、滚石、乡城、宝丽金、丽歌等公司参与这张专辑,并由各家唱片公司竞标发行权。专辑售出的盈馀,系由后来标得专辑发行权的蓝与白唱片公司捐给中华民国消费者文教基金会,为消基会筹募新台币600万元的基金,作为公益之用。

「纪念台湾光复40周年」的主题在歌曲发行之后,反而很少被提及。这可能与发行时间一再推延、错过了1985年10月25日的「台湾光复节」有关。「明天会更好」的公益诉求,遂变得更模糊、分歧。当时台湾唱片市场的盗版、盗录问题十分严重,加上曾有媒体以「海盗王国」形容台湾生产名牌仿冒品的猖獗情形,对台湾的国际形象伤害颇大,故「反盗版」、「反盗录」、「反仿冒」也成为许多参与歌手强调的主题。专辑发行之后,由於消基会和政府当局查获许多明天会更好的盗版与仿冒版本,媒体报导颇多,消基会与政府不断藉机强调「反盗版」的重要,故后来媒体提及此曲,几乎都会一并提及「反盗版」的诉求。但据当时参与创作的张大春回忆,「反盗版」并非这首歌的原始创作动机。

根据当时参与的创作人回忆,这首歌的作词者之所以多达七位,是因为罗大佑的歌词版本被认为「主题意识过於灰色消极」,不能全盘采用。录唱前夕,主办单位邀集许多音乐界、文化界人士,各自贡献词句,以罗大佑的版本为主,逐句修润,才共同完成最终的歌词定稿。

★影响★

「明天会更好」集合台湾乐坛众多巨星合唱的空前创举,加上朗朗上口的旋律,使这首歌大受欢迎,专辑在短短几个月内便在台湾、香港等地售出25万张以上,成为公益歌曲的典范。1990年代,中国大陆的中小学老师更经常把「明天会更好」列为歌唱比赛的指定曲

「明天会更好」完成后,曾被中国国民党借用为当年度的选举口号「要一个更好的明天」、并用作大选主题歌曲,这和发起人「不会把这首歌授权给任何公益以外用途」的初衷不符,遂引起「遭到政治利用」的批评。罗大佑、张大春等人后来公开提及此事,皆对此曲遭到「政治利用」极为不满。罗大佑当时已经赴美办理移民,因为这个事件更下定决心远离台湾歌坛,直到1988年台湾解除戒严之后,才重新返台发行个人专辑。 

给我留言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