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22  104 评论

叛逆 -年少的轻狂

 标签:  

在每处泥墙上 也有我梦想
我挥笔写上 期望个个传扬
在每处泥墙上 也有我梦想
让世间立刻震动 怪我没志向
心中不觉异样 不要世人明谅
所走的新路 是平常无人愿往
常人醉心的理想 于我绝未欣赏
常人爱的是俗色脂粉 却非我心景仰

在每处长桥上 也有我梦想
以小刀刻上 提示我里程漫长
在每处长桥下 我肆意踏江
但我知岸的两面 怪我甚鲁莽
千夫指我叛逆 可笑世俗眼光
只睇到表象 便随时胡言乱讲
常人醉心的理想 于我绝未欣赏
常人爱的是俗色脂粉 却非我心景仰

在每处长桥上 也有我梦想
以小刀刻上 提示我里程漫长
在每处长桥下 我肆意踏江
但我知岸的两面 怪我甚鲁莽
千夫指我叛逆 可笑世俗眼光
只睇到表象 便随时胡言乱讲
常人醉心的理想 于我绝未欣赏
常人爱的是俗色脂粉 却非我心景仰


叛逆 - 蔡枫华--:-- / 04:32
(*+﹏+*)

蔡枫华的声音清朗,曲风柔雅婉约,比较单一。他的早期作品曲风柔雅婉约,多属小调与民歌类型,伴奏中丝竹占相当大成分,八十年代中后期,随着香港流行音乐的进一步发展,蔡枫华的音乐曲风多变,歌曲中音乐元素更加丰富,他的演唱水平亦更趋成熟,风格多变。其声线以醇厚著称,中音部分尤其饱满,而高音部分每唱到高亢之时则略略变调,并且微微颤抖,音乐曲风多变。他的演唱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带有较重的鼻音。

蔡枫华是八十年代初颇流行过一阵的歌手,有“红唇王子”之称。有两件事情使他的事业一落千丈:      
第一:做为电台DJ的他不断陶醉地点播自己的歌曲,引起听众不满和投诉;      
第二:张国荣因为身在红馆开演唱会未能参加领奖,蔡枫华未能得奖,嫉妒之情逸于言表,在颁奖现场讽刺:“恭喜张国荣。不过一刹那的光辉并不代表永恒。”观众劲嘘,媒体轰动,争着看张国荣的反应,张淡淡道:“总好过没有。”然后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让那句预言成为一个大笑话。五年后,“八十年代十大红人”选举,张国荣理所当然地中选,主持人评论道:“虽然‘一刹那的光辉并不代表永恒’,但是张国荣在一刹那就发出了永恒的光辉。”而这件事令观众觉得蔡枫华不应该把酸溜溜的劲儿挂在脸上,所以遭到了电台的封杀搜索。

给我留言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