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4-13  1,807 评论

【篇篇情之心情故事】宝贝,我们将永不分离

 标签:

宝贝,我们将永不分离 上

宝贝,我们将永不分离 下

2001年8月19日
下班之后,我转了几次的车来到东区。从城市黄页上看到东区也有几个较大的车行,我想也许古谚会在那边找工作。差不多二个月了,我没有放弃过寻找古谚。我对于没有古谚的生活很不习惯,我一定要找到他。
他消失了一个多月了,他上班的车行我也去找过了,他的同事说一个月之前他已经辞了工作。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每天躺在没有古谚的漆黑的夜里,才发现其实自己对古谚真的一无所知。在一起的四年,我们很少说起他成年以前的事情。古谚对他的以往,闭口不谈,我也不问。
以前我总是对自己说,我要的只是他的现在和未来。可是没有他的过去,我在这个世界找不到任何属于他的蛛丝马迹。现在,他在我的世界里消失得很彻底。
我从那间叫华盛的车行出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的黑了。
古谚不在,也从没来应聘过。我不知道下一次我该去哪里,这个城市所有的车行,我差不多都找遍了。
我迷迷糊糊的来到一个角落,那是一条巷子的出口,我感觉到自己极不舒服。我知道自己又将要不分场合的吐了。最近的反应大得厉害。吃的东西几乎都吐了出来,有时候不用吃,看到食物也会吐。
我扶着墙,不停的干呕,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吐出来的了。吐完之后,我从提包中拿出一块面纸,擦擦自己的嘴角。靠在墙上不停的喘气。然后,我打算离开。
这时候突然不知从哪里冒着一个白色的、毛茸茸的东西,直直的向我冲了过来。黑色的夜,突然出现的不明物体,让我大吃了一惊。我本能的转身避开,脚下一滑,重重的摔在地上,我的腰部刚好撞上地面突起的一块石头。
我痛得闭上眼睛,动也不能动的躺在地上,腹痛在腰痛缓和了之后明显了起来,我觉得下体开始有湿热的液体大量的流出来,我的脑中突然一片空白。
这时我感觉脸颊突然有点痒,像是有什么东西扫过,于是睁开眼睛。我立刻看到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像是反光的玻璃珠子一样,在黑暗中闪烁,我内心一惊,顿时失去了知觉。
我一直半昏迷着,等我有知觉的时候,我感觉到自己在移动,以很快的速度移动。身下一片潮湿,肚子剧烈的痛着。
我像是在一部车上,但是周围很黑。是牛头马面扛着我正奔向地狱吗?我不知道,我痛得恨不得马上可以死去。
后来,我听着很多人慌乱的叫声,耳边穿梭着混乱的脚步声,我感觉到能感应的光线越来越微弱,我以为我要死了。但是我没有。
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躺在一家医院里,一缕阳光正穿过窗户照在我的床上。我摸摸自己的肚子,平平的。肚子隐约的痛着,不再剧痛。我知道,我失去了我的孩子。
我觉得自己的世界比医院的墙壁还要白,阳光照过来也是冷的。古谚会开心吧,他宁愿离开我也不要接受这个孩子。我惨淡的笑了起来。
嗨。
当我仰躺在床上睁大眼睛出神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和我打招呼。那是一个很斯文的声音,让人很舒服的声音。
我微微的转过头,就看见一张漂亮的脸,温文尔雅的,带着浅浅的微笑。我知道他应该是送我来医院的人。
你救了我?我说。
他说:我差点从你身上碾过去。
我不是很明白他说的话,于是看着他,等他解释。
你当时睡在转弯处,那里很黑,我的车要经过。当时我没有很留意,差点碾上,吓得我浑身冒汗。我本来以为是流浪汉,谁知道看到是你,看到你的时候,吓得更厉害,差点魂飞魄散了。你身体那么小小的一点点,却流了不少的血。
不奇怪,那是两个人的血。我说。
很抱歉。他说,神情有点歉疚。
没有关系,我该谢谢你。我扯了一下嘴角。
那个人提起来手中的东西:我买了一点粥,医生说也许吃些粥会吸收得快一点,会好得快一点。
谢谢。我轻声说。
好了,我想你一定饿晕了。不要说话,先吃粥,还是热的。然后,他利索的把我扶起靠着枕头,又很快的把那碗粥端了过来,开始喂我。
我有点不习惯,但是他一脸的坦然,我就放弃了要自己吃的念头,而且我也没有多余的力气。
我平时是极讨厌吃粥的,现在也不例外,我根本不想开口,但是我肚子也的确很饿,于是我闭上眼睛开始吞咽。
粥的温度恰到好处,没有多久,我就全部吃完了。
你再睡。吃完之后,他帮我弄好枕头,帮我盖好被子,让我躺着。然后收拾东西出去了。
这是一个很好的陌生人,起码他救了我,现在又照顾我。但是我不想研究这个陌生人,我想古谚。

一个月前,我告诉古谚说我又有了孩子之后,他温柔的说:宝贝,我们不能要这个孩子,我们自己也顾不了。
我们可以。我近乎哀求的看着他。我没有想到这次他也不要,我以为这次孩子可以留下来。
好吧,就算我们可以,但是我不想有人和我分享你,哪怕是我们的孩子也不行。他耙耙自己的头发,开始变得烦躁。
可是,这个已经是第三个了,我们在一起也四年了。我麻木的说。
我知道,我知道。古谚说话的时候很用力的挥着手:但是我们真的不能够有孩子。
告诉我一个理由,古谚。我不能每次有了孩子之后都听到同样的话。你也不能那么自私,如果你真的讨厌孩子,你自己为什么不去结扎?而且如果我这次也不要这个孩子,我以后也许不会再有孩子了,你要对我公平点。
古谚看着我的眼神是犹豫的,我看出其实他也在挣扎,我不知道他究竟在怕什么,我等着他的回答。
最后,他急切的站了起来,像是已经没有办法面对我似的走到窗前,颤抖着手点了一支烟,吸了一口。
吐出第一口烟之后,他好像下了某种决定的说:我不能够告诉你为什么,也没有为什么。总之孩子我是一定不要的。
我抬头看着他,感觉他很陌生,他眼神凌乱,头发凌乱,衣服凌乱,动作凌乱。
我不再说话。这就是自己当年的选择,他是每天抱着我叫宝贝的人,但是他不要我们自己的孩子。
我的沉默让他烦躁,他知道我执意要这个孩子,我的决定让他害怕。我知道,他很害怕。但是我不知道他怕什么。
我们一晚无话。第二天,我由卖场上班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书台上压着一叠钱。
我知道他是会走的,像过去的几年一样,走了又回来。回来是因为我终于听了他的话,拿掉了孩子。
我总是屈服于他的坚持,我在他的手里,我一直在他的掌握里。
但是这次,我不想屈服。我想也许他以后看到孩子可爱,会喜欢的。我想他一定走得不远,他只是吓一吓我而已。
我摸摸挂在脖子上用红色绳子串着的黄金戒指。
古谚说:宝贝,我给你戒指,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下辈子也一起,永远在一起,就我们,谁也不要。
真的容不下第三者?哪怕是我们的孩子?古谚啊,你的爱何其的狭隘和冷酷。

我醒来之后的第二天就出了院,是我自己坚持的,我没有多余的钱住院。
那个送我去医院的男人叫做杨楷,是一个高级程序员。他按照我的指示把我送回我住的地方之后,他见我一个人住,也许出于一种怜悯,他把我带回他的家里,他说等我好了之后再回去,因为我在状态让他觉得不放心。
对于他的举动,我是觉得很奇怪的。我不是他的谁,到那晚为止我们也从没有见过面,他根本无需要对我这样好,他没有撞到我,我不是他的责任。但是他的态度看来很自然,好像他本来就应该这样做,也许他天生慈悲。
对于杨楷的决定,我没有感激涕零,我一贯的沉默着,像是一块顽石,我不说,不笑,不动作。
我什么也无所谓,生也罢,死也好,都无所谓了,因为我不知道现在生存着还有什么意义。
杨楷也随便我,他从来也不打扰我。
这天我起来,打开自己的手机,卡里已经没有钱了,但是可以看到时间。
时间显示是18号。这就是说我流产已经八天了。杨楷已经有两天没有回来了,他也没有给我电话,我的食物快要吃完了。我打开冰箱的门,看到里面空空的,我摸摸自己衣服的口袋,也是空的。一时之间,我也不知道我还剩下什么。
我关上冰箱之后顺着冰箱坐了下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杨楷两天不回来,这些日子他照顾我照顾得很周到,不像是要逃避我的样子。我就坐在地上胡思乱想着,直到杨楷回来。
公司开发研究新的东西,开了几天的会。我忘记家里还有一个人了,我经常是这样的,忙起来六亲不认。他边说边把东西分类的装进冰箱。
我以为你不想看到我,但是又不好意思开口让我走。我咬着自己的食指指甲。
我喜欢咬指甲,我一没有事做就会咬指甲,古谚从来也不说我,好像我本来就应该这样。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还没有得到你的报答呢,我会放过你?他来到我的面前,把我的手指甲解救出来。怎么咬指甲?真没卫生。
我总这样。
以后就不要了。肚子饿要吃食物,指甲是很难消化的,吃下去搞不好会让你便秘。他说,脸上似笑非笑的。
我呆呆的望着他,我不知道总是服饰整洁的杨楷也说“便秘”。
怎么了?他伸出手在我等面前挥挥。
没有。
你今天的精神怎样?
好了很多。我依旧懒懒的。
那么,我们出去吃饭?这些天吃的差不多都是垃圾食物,我要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
我没有像样的衣服。我身上穿着衬衣和棉质长裤,现在已经皱得不成样子了。
我帮你买了,我照着你旧衣服的尺码买的。说完他走进房间,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袋衣服,把它们一一的放在我的面前。那是几套裙子,样子很朴质,但是衣料质地考究,而且做工精细,看来是价值不菲。
其中一套裙子还搭配了一套内衣裤,我突然的觉得有点脸红,古谚也没有帮我买过内衣裤。而杨楷对于现在的我来说还是一个陌生人,却做着这么私密的事情。
这个。我嗫嚅着说不出更多的话,我想我的脸肯定已经红了,我觉得有点发热。
杨楷也显得有些不好意思:那是卖场的小姐推荐的,说是和那衣服搭配会让衣服更完美,更能体现身材。她一直在拼命是说,我嫌烦,就一并买了。
呵。我抱着衣服,傻了一会儿,最后还是乖乖的去浴室换上。
我选了一件白色的裙子,这让我更显得青白,我用手拍拍自己的脸颊,企图让它们看起来有点血色。然后我把头发挽起来,端详着镜子中的自己,我发现自己居然有点不同,但是我说不出有什么地方不同。
出来的时候,杨楷眼睛明显的亮了一下,然后他过来,自然的搭着我的肩头,像招呼自己人一样的拥着我往门外:好了,走了。
此后我和杨楷一起生活,我们同居了。所谓的同居是我们同住一个房子,但不是同睡一张床。杨楷是家里的独子,但是家教一向很严格,所以他没有独子的骄气,他很独立和自主。很多年前他就和父母分开来住了。他的父亲本来想把他培养成一个医生,以继承他的衣钵,但是他对做医生没有兴趣,自己偷偷摸摸的改了志愿。等父母亲发现的时候已经木已成舟,就由他了。
那天吃完饭之后,我让杨楷带我回到我和古谚的小屋。
我轻轻的走进那个屋子,房间里没有古谚回来的迹象。但是属于他的气息还是那么强烈的遗留着,房间里面还挂着他的衣服。浴室里面还放着他的须刨和剃须膏。他的和我一模一样只是不同颜色的毛巾,和我一模一样只是大一点的漱口杯。空气间还飘荡着他对亲爱的称谓:宝贝。
是的,我是古谚的宝贝,但是他一次一次的舍弃我和我们的孩子。
杨楷看看挂在墙上男用的外套: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住这里。
我说:为什么?
这里的环境我看过了,并不适合单身的女生住。你收拾一下,以后到我那里去住,反正我那里也很宽敞。
我很讶异:为什么?
他说;我闷啊,突然想有个人陪,觉得你很对眼的。顿了一下他又说:再说你还欠我的人情哩,住在眼皮地下,要债也方便一点。
我当然知道他不会要我的债,他只是想帮助我,他知道古谚抛弃了我,他怕我触景伤情伤害自己他说。我知道我现在看起来非常的脆弱,像是一阵稍大一点的风也可以把我吹走他说。
我说不出来为什么自己会尊从他的决定。但是我知道自己急需要到一个古谚不知道的地方,我已经不想再等着他回来。我想走出他的这掌控之外,而且我必须。因为,古谚已经不是我的古谚,他背叛了自己的誓言。而我在这个城市,并没有可以投奔的人。也许,杨楷可以做我暂时的浮木。

搬到杨楷家之后,有一段时间我持续的吃着中药。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里不妥,杨楷只说我的体质很差需要调理。因此有一段时间,我的身上总有一种中药的味道。
以前卖场的工作不能去了,经理对于我的不辞而别很生气,我也没有解释,这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在我完全复原之后,杨楷帮我安排了学习的课程,他让我参加培训班和夜校,他空余的时候是我的家庭教师。他教我学会很多的知识,让我彻底的改变。
我很合作,因为我也需要如此。要真正的离开古谚,就要脱离他的生活模式,那样就会离他越来越远。
对于我来说真正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的对面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我就在你的身边却永远像是活在你的边缘。
杨楷在认为我已经可以去工作的时候安排我去他一个朋友开的小公司里上班。那是一家刚刚建立的公司,他说这样可以锻炼我的适应能力和组织能力。我使出浑身解数,我毕竟没有令他失望。
我怎么可以让杨楷失望?他是我的恩人,他救了我,不单单是我的生命,他也把我救出来古谚的桎梏。
当杨楷在他所属的公司里由组长升为主管的时候,我也已经是一个出色的总经理助理。我学会了穿着小礼服和高跟鞋拿着高脚酒杯跟在他的身边参加各种的聚会,我学会了说一些人们听来会觉得很舒服的话,我在别的男人的眼神中看到自己的优雅和美丽。
诚然,我今天已经不是那个浑身是血躺在街角等死的女人,杨楷救活了我,并成功的塑造了我。
一切按照他的意愿。
外界的人一直很好奇我和杨楷的关系,就是我自己也同样的好奇。
杨楷对我的关爱一早就超出了朋友的范围,他在我的身边扮演者亦师亦友的角色,有时候甚至是父亲。
我们相处比朋友亲热,但是比恋人拘谨,我们的最亲密的接触只限于拥抱。
他喜欢拥着我,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在他的身侧,他必定会伸出手来握住我肩胛。他说我的肩胛刚好突起,有点尖,握着它的感觉很舒服,像是我整个人在他的手里。
杨楷的初恋女朋友和他分手之后依然会找上门来,她是一个美丽的女人,她忘不了杨楷。杨楷有时候也会和她出去,并且每一次和她出去他都会告知我。其实他根本无需要告诉我,我不是他的什么人。但是他会。
我有一段时间以为他们会复合,但是杨楷说他们已经是一块碎裂的镜子,就算粘回原样,也会有明显的裂痕。
我也有自己的异性朋友,有时候也会接受他们的邀约。杨楷是不介意有男人约会我的,只是每一次我虽然坐别人的车出去,回来的时候永远是他接我回来。这有点像某种宣告,渐渐的,很少男人再约会我,他们都以为我是名花有主,已经不再是很好的投资对象了。
我不知道杨楷爱不爱我,他从来也不说。其实我也一直等着杨楷的进一步行动,但是他除了拥抱,除了吻吻我的脸颊和额头,他从没有过火的行为,他甚至没有借意亲吻我的唇。
我承认我是有点期待的,我想知道我接受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我想知道我对杨楷会不会排斥。杨楷是我的实验,只有我对他不抗拒的时候,我才算是成功的脱离了古谚。
我问过杨楷为什么要救我救得如此彻底,杨楷说因为一只猫,一只在他七岁的时候失踪的猫。
小时候的杨楷很孤独,父母亲正处于事业的巅峰期,因此很忙碌。他那时候养了一只纯白色的猫做伴,他喜欢它甚至多过于喜欢自己的父母。然而有一天,那只猫突然的失踪了,再也没有回来过。猫的不告而别让他觉得很难过,他开始不愿意说话。甚至有一段时间被认为是自闭儿。这急坏了他的父母,也正是那个时候,他的父母才把重心放在他的身上,直到他慢慢的复原,忘记那只猫。但是那只猫对他的意义却是非凡的,他至今不忘。他说遇到我的那天晚上,他是看到那只猫的。他看到那只猫之后就跟在它的后面,直到后来差点碾到躺在地上的我。猫就在我的身边站着,猫把他带到我的身边才离开。
故事有点神话的色彩。而我也不知道那个让我受惊跌倒的东西是不是猫。我一直搞不懂那是什么,为什么会在那个时候出现。只不过是不是猫对我来说意义不是很大,听了这件事情之后,我就知道我是注定会遇到杨楷的。
我和杨楷的相遇在二十几年前他养猫的时候就已经埋下了伏笔,今生,我们是一定会遇见的,我们无从逃避。
和古谚一起住的房子在我搬到杨楷家的第二个月就退了,当我把古谚的东西封好交给房东叫他转交给古谚的时候,房东告诉我古谚一直没有回来。
古谚是知道我的性格的,他知道我言出必行,他一定是以为他的孩子还在我的体内所以才一直不回来的吧。却不知道孩子一早已经不在了。
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现在没有了古谚,我一样可以好好的生活着。
当然,这一切都要感激杨楷。没有杨楷,我可能已经死了。多么奇妙的生命,同样是人,有人是你生命中的魔鬼,有人却是你生命中的天使。有人是特意来拯救你的,有人却把你带进地狱。
认识杨楷两年之后我已经完全的脱胎换骨,我轻松的进入杨楷的生活圈子,轻松的赢得别人对我的注意。
我没有骄傲也没有得意忘形。生活,无论是哪一个模式,对我来说都是不重要的。再说,这一切都是杨楷的,不是我的。
我的生活是在狭小破旧的出租屋里和古谚在一起说一些梦话,在每个月拿了工资之后数着为数不多的钱,开心着。我们没钱看昂贵的电影,就租影碟来看,我们在我们的小屋享受耗资巨大的大片,用我们自己的观点评论着。我们都很满足,因为我们有彼此在身边。
但是古谚已经消失很久了,这样的生活也消失了。很久了,久得我快要不记得了。

2003年4月17日
认识杨楷的第二年,他要求我带他回家见我的父母。
我的父母当年因为我不愿意离开古谚而将我逐出家门。我那时候在他们的眼中是陌生的,他们根本没有办法接受。对于他们来说乖巧听话的孩子已经死了,我只是一个占据了他们的女儿躯壳的魔鬼。我杀死了他们的女儿,破碎了他们的希望,他们惊恐,愤怒,悲哀,所以他们驱逐我。以驱逐一个魔鬼般的方式驱逐我。
而我从来也不承认这个过错,我至今也不想承认这是个过错,虽然古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选择人间蒸发。
我知道遇见一个人是没有过错的,爱上一个人更加没有,如果硬要说有过错,那么也应该属于安排遇见的人的错。但是父母亲不知道,他们叫我永远也不要回家。于是,我没有再回去,已经7年。
我跟杨楷说着我的这段往事,杨楷说他会说服我的父母再接受我的。杨楷对我真的很宽容,但是他的宽容让我觉得不安。我努力让自己变得和他设想的一致,这是我报答他的方式。
我可以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张牙舞爪的像一只野猫,可以在不开心的时候对着古谚咆哮,但是对于杨楷,我始终是静态的。对于杨楷,我没有反抗的欲望,叛逆杨楷是可耻的。
杨楷喜欢我的静态,他喜欢安静的女孩子。他经常会在我的面前提起那只猫,他认定我是他的猫给他的,因为那只猫出现得太离奇。他因此很珍惜我,哪怕我有不堪的过去。这有点滑稽。

2003年4月17日,星期日
我答应今天带杨楷回家见我的父母,但是事先我并没有知会他们。虽然七年没有回去,但是我毕竟没有忘记回家的路。
我下了杨楷的车后,站在门口望着经年风吹雨打之下变得有些破败的木门,犹豫着要不要按下门铃。这时候杨楷伸手过来握住我的,然后他替我按了门铃。
开门的是母亲,看到我的时候,她愣了一下,我分明看到她眼中快速的闪过一线很复杂的神色。但是很快的她冰冷的说:你还回来做什么。
我看着她,母亲的头发白了不少,脸上的皱纹也多了很多,母亲是苍老了。
杨楷很有礼貌的说:阿姨,我是欧然的男朋友,我叫杨楷,今天来拜访你和叔叔。
母亲打量着他,然后看看我。杨楷的出现让她有些迷惑,我点点头。
杨楷是个漂亮的人,他脸上永远有淡定的微笑,永远会让人如暮春风,比起古谚的不羁,他像一个天使。所以很少会有人愿意板起脸来对他。
或许是看出了我现在的不同,母亲终于让我们进去,让我们在客厅坐下之后,去把父亲叫了出来。
我坐在杨楷的身边,听着杨楷和父母交谈着。父母亲对杨楷比对我热情。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我轻轻的走进我的房间。
推开门,看到窗帘是放下的,摆设没有变过,也没有什么灰尘。看来母亲也是定期清洁着的。
我到书台前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把手伸入台下的右下角。摸到用透明胶纸黏在那里的一个钥匙。我把它揭下来,打开书台的第三个抽屉。那里满满的装着我的日记,关于我和古谚的日记。
我随手的拿起一本,翻开:
00年3月2日。雨
好冷啊,古谚已经两天没有找我了。我怎么办?我要不要去找他?
考试一塌糊涂,怎么会一塌糊涂?为什么不可以又和古谚在一起又考出好的成绩?为什么?
为什么要说:小孩子不懂恋爱,为什么说我会后悔?我死也不会后悔的。死也不会。
可是,为什么古谚不来?为什么?他不知道我很想他吗?
00年5月12日。阴天
父亲打了我一记耳光,很重。我记事以来,父亲还没有这样的打过我,我想他这次是真的很失望了。成绩是越来越不好了,老师对我很失望,父亲更是怒不可歇。
升学真的很重要吗?比爱一个人重要?我不懂。我的思维逻辑和父亲刚好相反。
这是一种忤逆,所以他给我一记耳光以示惩罚。
为什么他们永远要命令,永远要说你必须这样,你必须这样?
为什么他们不说:你说这样好不好?为什么要把希望那个强加在我的身上?为我好就要强迫吗?爱我就要强迫我吗?为什么古谚不会这样?为什么古谚可以顺从我而他们不可以?要知道顺从我我也会顺从的,强迫只会让我远离。他们都不知道,他们只关注我是否能如他们所愿考出好的成绩,他们只关注我是否可以光大门楣,让他们可以在兄弟的面前出一口气,以证明女儿其实也可以比儿子强的,我只是他们的一个棋子而已。
古谚要我跟他走,他说会照顾我的,我想我会跟他走的。
他是手心,父母是手背,如果我只能选择一个的话,我会跟他走的。
只是,他真的会好好的照顾我吗?
未来是可怕的。被父母直操纵也是可怕的,被他们遗弃同样是可怕的
但是,我还有第二个选择吗?这是单选不是多选。
可怕的单选。可怕的,可怕的…………。。
00年6月05
很热啊。考试就要开始了,我没有看书,我看不下去了。再这样的下去,我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但是我能怎么样呢?我不能放弃古谚,我不想放弃,我已经是他的。
父母亲是不知道的,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女儿做了什么,我想如果他们知道,他们也许会发疯。他们会把我赶出去,他们的家里怎么可以出一个如此不知廉耻的人?
我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父母亲给我的温度正一点一滴的消失,剩下的温度是古谚给的。古谚的爱正燃烧着我,而父母亲对我越来越冰冷。
我一直是一个好孩子,对父母言听计从,但是我其实很讨厌这样。我这次是爆发了,我彻底的叛逆着。我已经疯了,疯了,疯了,疯了………………

合上笔记之后,我伸手解下戴在脖子上的用红线穿着的戒指,那小小的黄金戒指,放进抽屉。我离家出走的第一晚,他特意去买了送我的。他说,戴了他的戒指之后,就是他的人了。此生此世,来生来世,都是。戒指就是契约。
但是,古谚自己先解了约。
我锁上抽屉,把钥匙放回原处。有关古谚的回忆,今天为止,都会封存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我和杨楷的生活中不需要他。
然后我靠着书台,脑中变成一片空白。原来清除了古谚的存在之后,自己竟完全是空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楷轻轻的走了进来,站在我的背后,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嗯,这就是你以前住的地方。
我轻轻点了一下头。
很干净,看来你父母亲还是放不下你的。
我微微的转过头看他:我知道。
我刚才和他们说了。我们会很快的结婚,下周,我们去见我的父母亲。
嗯。我背靠着他,闭上眼睛。我知道我和杨楷当然会结婚,在杨楷认为我们可以结婚的时候,他会安排我们结婚,我一点也不奇怪。
杨楷把我的身子转过来,他轻轻的摸着我的下巴,感觉有点痒。然后,他低下头来,开始吻我的唇。
我微微的震动了一下,仿佛是受惊一般。他捉住我等肩,把吻加深。
杨楷结束了那个吻的时候,他说:以后,你完全是我的了。
是的。我用手环着他的腰,靠在他的身上。
我离开家的第一晚,躺在古谚窄窄的单人床上,古谚也是这样的说。
我的眼泪开始漫了出来。
怎么了?杨楷拭去我脸上的泪水。
没有什么,感觉不是很真实。我说。傻瓜!他满脸怜爱的拧拧我的脸颊。
嫁给杨楷是对的,婚恋专家也说,不要嫁给你爱的人,要嫁给爱你的人,那样才会得到幸福。
我其实应该庆幸上天对我很厚爱,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这样幸福的。
这三年来,我们其实都在等待,都在等待我忘记古谚。杨楷在我的身上、周围注入很多属于他的气息,他一直默默的驱逐着古谚在我身上留下的气味。整整三年过去,杨楷一定以为古谚已经是我的回忆,甚至可能连回忆也不是了,才会和我在一起。
但是他不知道古谚已经融入了我的血液,被我的身体覆盖,已经是不可以分割的。并且古谚这辈子都会藏在我的血液里,因为这是最安全的方式,不会有人知道。

4月24日
周日。杨楷带我去见他的父母。
那是一对气质很高雅的夫妇,脸上带着他们专有的淡然。我彬彬有礼的和他们招呼,然后坐在杨楷的身边。
我听着杨楷介绍我的家世。我看到他们对望了一眼,我不知道那时候他们彼此交流了什么信息。
我的家庭和他们相比无疑很单薄,我的父母都是工人,贫穷虽不至于,但是也就是仅限于不至于贫穷,此外一点值得炫耀的地方也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杨楷要我坐在客厅等他,然后他们一家人进了书房。离开客厅之前,他的父母亲都没有和我招呼。
我不在乎他们对我热情与否,所有的一切,我只是顺应杨楷的安排。杨楷觉得应该要这样了,那我就尽量的配合。我也知道如果杨楷执意要和我结婚,他的父母亲也是左右不了他的。
对于这个,我也不觉得胜利。杨楷是我的恩人,我感激他的方式就是默默的接受他的安排和施与。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我无需要过多的考虑问题。我现在除了工作,尽可能的不去思考问题。
思考是痛苦的,处理不好的时候,还会变成它的奴隶。
他们离去之后,我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这里。
杨楷有一个很大很美丽的家,宽敞明亮,门前有个庭院,种着法国梧桐。他们出来的时候,我正在窗前看庭院的落叶。杨楷直接的来到我的面前,握住我的肩胛说:我们回去了。
我点点头,然后转头对他的父母亲微微的鞠了一躬说:叔叔,阿姨,再见。
他们木无表情的看着我,我转头看看杨楷,感觉他的手在我肩膀上加了一点力,然后拥着我向门口走去:走吧。
上了杨楷的车,他木无表情的开着车。
我说:他们是不太满意我吧?
他说:是的。但是没有关系,你不用和他们一起生活,我们还是要结婚的。
我说:住一起也没有关系,我不是很难相处的人。
他伸一只手过来握住我的:我舍不得你委屈。
我说:我也不想因为我让你和父母亲变成这样。他不再说话。

给我留言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